彝學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 > 彝學研究學者

寶石山上的大寶石——致彝族詞學大師毛烏力

作者:楊林文 發布時間:2015-09-23 原出處:彝族人網
  至今我尚未明白,攀枝花市鹽邊縣格薩拉景區東面的那座高山,為何叫“寶石山”。是漢人所取,還是彝人所名?我更不清楚,在此之前,這座高山上是否真的出過寶石。但我知道的是,眼下,這座高山上果然出了顆大寶石。
sqY彝族人網
  由此,我也就明白了。給這座高山取名的這位圣賢,想必已經預見到日后這座高山,必將降生一位叫“毛烏力”的智慧彝人,這位名叫“毛烏力”的彝人,定會用畢生心血,編撰出《彝詞漢譯釋義》這本包羅萬象的文化瑰寶。所以,圣明的先人就毫不猶豫地把這座渾厚的高山,取名為“寶石山”了。
sqY彝族人網
  我無限感嘆,向來被人隨意亂用的“人杰地靈”這個詞,有時竟是何等的精準。我又無意揣想,有多少世人能意識到,即使再“人杰地靈”的山水,也難免會遭受人為或自然風暴的侵蝕!
sqY彝族人網
  七十年代末,在我求學的巖口鄉小鎮上,常見一位俊高壯實,人們喚之“毛烏力”的鄉政府年輕工作人員,在工作之余躲開眾人,捧著書本入溝進壑。
sqY彝族人網
  八十年代中期,我去縣城參加一個筆會,在街上遇見了從中央民大畢業后分回縣民委工作多年的毛烏力。讓我意外的是,他胸前插著一只鋼筆,腰際卻系著一把匕首。他熱情邀我去他家里做客。
sqY彝族人網
  他簡陋的居室內,塞滿了彝漢各種書籍。寫字臺上放著幾份來自省內外的學術邀請函。可毛烏力不僅對這種學術會議,甚至對早已著手編撰的《彝詞漢譯釋義典》詞典,也無暇顧及了。原來,他家里發生了不幸。他的愛子被人砍傷了。為討回正義和公道,他在不停地奔波著。他指著腰刀告訴我,他要正當防衛。他現今不光是在為自己兒子的事情奔跑,事實上,他已是在與強大的日下世風和我們地區人為操控后失去公正的法律在抗爭。他說他會不遺余力地斗爭到底!
sqY彝族人網
  離開毛烏力后,他那個集鋼筆和匕首兩種不和諧元素于一身的獨特形象,牢牢地定格在我心里,老是在我眼前晃動著。我心里為此時常酸楚難受。
sqY彝族人網
  九十年代初,我專程去新縣城拜訪了毛烏力。已近退休之年的毛烏力,人生的過多磨難讓他顯得很憔悴和衰老了。但他胸前依然插著一只鋼筆,腰際的匕首卻不見了,面前倒是添了臺自費買來彝文輸入法安裝好的電腦,身后的長椅上鋪著一張羊毛氈子。他就經常吃住在縣民宗局頂樓上的這間僻靜辦公室。
sqY彝族人網
  相互問候后,我才欣慰獲悉,毛烏力的那場曠日持久的官司,幾年前總算有了結果。然一談起為此耗掉的近十年寶貴時光,毛烏力痛心疾首。再憶及了結官司后本想接著潛心編撰詞典,可當時的上司卻有意或無意的阻撓,叫毛烏力至今還心留無奈。面對“蹉跎歲月”后留下的風蝕殘年,毛烏力寢食難安,他異常揪心自己能否在有生之年如愿完成手中的這部大作。
sqY彝族人網
  我更替毛烏力焦慮。他正建造著的,是一座聳立山巔的輝煌大廈,須得用幾十甚至上百的工程人員,夜以繼日地辛勤勞作數十年才能完成的。可他卻獨自一人,僅用業余時間,力排人生的重重災難,在強力支撐著。即便是我們的民族英雄支格阿爾再世,他也能完成如此的使命嗎?雖說退休后有充裕的時間來專心編撰了,可兩個兒子的成家立業、娶妻買房,卻成了老伴的嘮叨和抱怨,不停地纏繞在毛烏力的耳旁。
sqY彝族人網
  然誰又能忍心責怪老伴的這種嘮叨和抱怨呢?物欲橫流的時代,人們所追尋和攀比的是:職位升至何種級別,給家里帶來何種實利?有這些很迫切又現實的東西充溢生活,誰還會去在乎一個人文化知識的多少,學術成果的得失?即使是最純樸的老伴,生活在世俗社會中,看著別的男人給兒女創造了錦繡前程,為家人營造了舒適環境,而自己的丈夫卻除了對有關人格、尊嚴和法律的公正等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與侵犯者據理力爭、寸步不讓外,其余的都漠然處之,心里能止若靜水?特別是明知自己的丈夫也并不比別的男人缺少升官進爵的條件和能力,卻自甘沉靜,安于現狀時,再憨厚的老伴也能嘴不嘮叨、心不抱怨?
sqY彝族人網
  是的,若是從世俗的標準來衡量,毛烏力比別人更具備飛黃騰達的條件和能力。孜孜不倦的求學精神和精益求精的敬業態度,畢業時讓他受到了省內外多家學術機構的青睞。可他毅然回來了。這除了對親友的眷念,他更想扎根家鄉,來面向四省彝區,進一步涉獵多門學科,構建起自己的學術思想體系后,盡快搶救、收集和整理彝族日益消失的最為珍貴的那些傳統文化。
sqY彝族人網
  回到家鄉時,毛烏力是縣里屈指可數的彝族大學生。少時曾受他護愛過的那位戰友,在縣里正值位高權重。毛烏力在事業和前途上具有了常人夢寐以求的機遇。可人心叵測,世事難料。毛烏力帶回的學識和他正直的人品,卻成了身邊部分彝人的妒恨之源。一些利欲熏心的戰友或同事,在留心提防和排擠著他。那位年幼無知,卻見風使舵愛出風頭的家族政壇小爬蟲,為了能在領導前得寵,更為了在家族中獨占鰲頭,挖空心思在那位縣官大人面前,挑撥起毛烏力與縣官大人間的關系。毛烏力事后雖有所察覺了,但不會阿諛奉承的他,沒有及時去修復與縣官大人間即將潰堤的情誼,依舊坦坦蕩蕩,心無雜念地生活著、工作著。其結果,縣官大人以“毛烏力不過是只會寫兩個彝族文字而已”的定論,徹底地把毛烏力歸入了另一類。
sqY彝族人網
  從古至今,掌權者的不說對人下定論,就是予人的一句戲言,也準能左右甚至改變這人的命運。自從毛烏力讓這位昔日戰友的縣官大人歸入另類后,處境就每況愈下了。就像我們俗語所說:“一棵大樹稍一傾斜,山羊也往上攀綿羊也往上攀。”厄運不時纏上了毛烏力,阻攔著他對事業的追求。那些勢利小人更是有意要孤立他,無情傷害著他高尚的心靈。
sqY彝族人網
  這時候,我卻不由走近了毛烏力。因為,他淵博的彝文化讓我仰慕;他高貴的人格更讓我欽佩。他一手拿著鋼筆,一手握著匕首,把文人的儒雅和斗士的血性完美地集合于一身。用鋼筆續寫彝族的文明,用匕首刺殺人類的邪惡。當周圍的同胞們,都有意無意地丟棄了我們彝族的一些優秀文化,趨之若騖地去追逐域外的時弊而眉貴踐卑和虛假冷酷時,毛烏力卻世人皆濁唯我獨清,頑強地堅守著彝族善良剛正、熱情好客和扶弱濟貧的傳統美德。在普遍地賤賣人格和尊嚴,換取廉價欲望的時代里,要想不隨波逐流地生存,是何等的艱難。可毛烏力毅然拒絕了世俗的誘惑,保守著自己高貴的人格和尊嚴,堅持著自己高尚的追求。眼下的社會里,像毛烏力這樣的人,還留有多少?難道他不值得我頂禮膜拜么?
sqY彝族人網
  于是,每當有事去新縣城,我就拒絕親友的誠摯挽留,也不屑官員的豐盛宴請,卻吃住在毛烏力那里。我們以蕎粑酸湯為佳肴,以清茶水果為美酒,促膝而談。從他辦公室,移至樓下他的家里,一談至天明。我倆論人生、談命運、頌時代、貶時弊;更多的時候,是互相安慰鼓勵,相互切磋探討。從毛烏力的嘴里,我一次次地觸摸到了古彝文的氣息。我倆雖有年齡上的代溝,卻不妨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sqY彝族人網
  當然,眾人為此把我也歸入了毛烏力“這一類”。縣上一位漢族文化官員,曾在一次在公共場所毫不忌諱地訓斥我:“你也像毛烏力樣,從不會來走動看望人。”
sqY彝族人網
  不會走動看望領導,成了時下人類致命的一個生存弱項,它竟制約著人的生存和發展。但人們卻忽略了這么一條規律:有這種生存弱項的人,卻無一例外地滋養著人間最為珍貴的另類東西——注重情誼。而那些擅長走動看望領導者,一旦從領導那里獲取了所需的東西,離開領導而去后,大多也就毫不留情地把這個領導拋置腦后了。唯有不擅走動看望領導的這類人,若有幸獲得正直領導的關愛后,就會感恩戴德,銘記終生的。
sqY彝族人網
  幾年前,我去看望毛烏力時,他便動情地告訴我,說他晚年有幸,碰上了沙文金這位好局長,為他提供了寫作的時間和環境,還張羅出書一事。他更感激謝文輝這位副縣長,把他這本《彝詞漢譯釋義》的編撰出版,當作自己任期內的文化大事來抓。
sqY彝族人網
  謙和的沙文金和樸實的謝文輝確實值得讓我們寫作人尊敬。他們對毛烏力的這種關照,不僅體現了我們當地一代彝族領導的高風亮節,傳送了人間的暖意。更為重要的是,挽救和振興了我們彝族即將消失的珍貴文化。他們的這種英明,將伴隨毛烏力《彝詞漢譯釋義》的出版,也會載入史冊的。
sqY彝族人網
  但像沙文金和謝文輝這種還保有自己民族文化情結,又不失善良正直的彝族領導,還有多少呢?
sqY彝族人網
  同樣是我們彝族的那位文化館長,在一個場合上嗤之以鼻毛烏力的這部《彝詞漢譯釋義》,淺薄的他怎能估量出這部書的亙古價值?他在求我給他寫電視歌舞劇那天,談到彝族傳統文化時,一再吩咐我:“你可千萬不要像毛烏力那樣固執喲!”sqY彝族人網
 
sqY彝族人網
  這位平庸館長的意思,是要我寫到彝族的傳統文化時,就得寫出時尚來:要在彝家婚宴上燃放鞭炮,要讓彝族姑娘們露著屁股跳舞。是的,這位館長就靠這種時尚文化,再加官場上四處稱爹喊爺,終究獵獲了薄識上司的器重,聽說如今已晉升為科級干部了。他就沒有理由不恨毛烏力在對待彝族傳統文化上的固執了。可我想,如果讓我們都學他樣去時尚的話,那我們彝族那些優秀文化不是就徹底消失了?多彩的世界不是就變成了一個單一的灰色主體?如果讓毛烏力也學他去時尚,那毛烏力就不是毛烏力,而變成沙烏力,李烏力,馬烏力……了?正因為毛烏力的固執,至今他才死死拽住即將隨時代大潮而去的我們彝族文化源頭不放。凡有一點自己民族文化意識和良知的彝人,都該像沙文金和謝文輝那樣來助毛烏力一臂之力。
sqY彝族人網
  其實,像毛烏力我們這種彝族寫書人,對生活的要求并不高,一口飯、一杯水、一只筆、一本紙、一張桌子,再有一個安寧的環境,就足夠了。可一些別有用心者,竟忍心來剝奪我們的這點最低需求。我們彝人身上日益膨脹的那個嫉妒心帶來的相互傾軋,曾毀滅過多少彝家英才?生活中更有像那位文化館長樣的庸碌之輩,竟以自己的泥渣見識來責備毛烏力的那種可貴的固執。
sqY彝族人網
  誠然,固執會給人僵硬的感覺,時尚能讓人享受靈動。可靈動大多會短暫即失,固執卻能留下永恒。而短暫與永恒,這一對哲學領域內的普通命題,又有多少世人是悟獲了它們的真諦?
  所以,毛烏力周圍的族人,都相互踩踏著,用人格和尊嚴作代價,朝更高一級的炫目職位上攀爬;毛烏力卻一直位低身卑地固守著他的《彝詞漢譯釋義》。諸不知,官職的短暫與學術的長久,更是生活中的一條永恒定律。這條定律又無時不在驗正著它的無法推翻。
sqY彝族人網
sqY彝族人網
sqY彝族人網
  踩踏過毛烏力的那些族人,不管他們最后是位居于地師級,還是縣處級或科局級,他們最終都帶著一副骯臟的皮囊,逐一從那個耀眼的官位上光榮下臺,悵然跌落在山野鄉村或街邊巷角。起先,他們還慣常昂著那個頭顱,想繼續博取他人的簇擁。可勢利的人們早已棄他們而去。他們唯有面對現實,開始低聲下氣地走進疏遠已久的親友中去尋找慰藉。在象棋旁、在樸克麻將桌上、在污濁的酒肉席里,打發著自己無聊的晚年,彌合著虛空的靈魂。巨大的落差,擊碎了他們脆弱的心靈,瞬間衰老而走向了死亡的邊緣。
sqY彝族人網
  可在仕途上未曾鉆營過的毛烏力,至今保全著剛正的個性和純潔的心靈,又收獲了坎坷人生賜予的堅韌毅力,所以能一如既往地繼續著自己的不息追求,充實的晚年生活讓他樂此不憊。我相信,隨著他《彝詞漢譯釋義》的順利出版,他會愈活愈年輕的。那位曾給毛烏力下定論“不過是只會寫兩個彝族文字而已”的官員,盡管他的最終官職,在我們地區少有彝人能翻越,可他留下了什么?最多也只是對自己的子孫后代言傳身教一些投機鉆營的心得而已。而毛烏力呢,給全人類留下了一筆巨大的文化財富。
sqY彝族人網
  毛烏力我倆一直互相安慰和鼓勵,他用文化詞典的形式,我用小說的載體,挖掘保留下我們彝族就要消失的那些優秀文化。經過近半個世紀的艱苦努力,如今,毛烏力已實現了他的夙愿。收集了近60000萬條詞目,300多萬字,百科全書般的文化詞典,已經完成。也有如此野心的我,雖創作了四年多,預計為150多萬字的長篇小說《茲祖濮烏》,才剛寫到150萬字。雖然,目前仍關掉手機,中斷了與外界的聯系,潛心創作自己的小說。得知毛烏力的《彝詞漢譯釋義》已經完成,我激動不已,不為此寫點什么說點什么,難以靜下心來敲打我的小說。所以,我才放置了創作,激情寫下了這篇小文,聊表我對毛烏力的祝賀。
sqY彝族人網
  由于我倆都忙著各自的生計和事業,很久沒有在一起聊過了,甚是想念。此刻,讓我在這篇小文的結尾,虔誠地道一聲:毛大哥,站立在“寶石山”上的巨人,恭賀你的《彝詞漢譯釋義》最終完成!
 
編輯: 措扎慕 發布: 標簽: 寶石 山上 彝族 詞學 大師 毛烏力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博远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