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 National Cul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傳統文化 > 彝族傳說與口承文學

阿詩瑪長篇敘事詩(一)

作者:beley工作室 發布時間:2002-08-17 原出處:彝族人網

  (本文長詩文字由張家友錄入整理)

  《阿詩瑪》是彝族長篇敘事詩。流傳在云南彝族撒尼地區。除了民間口頭流傳外,還有彝文手抄本。1953年第一次由云南省人民文工團圭山工作組的黃鐵等搜集并在20種異文基礎上第一次進行整理并出版了四種不同的單行本。繼后多次對(阿詩瑪)進行整理出版。1985年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又出版了馬學良等翻譯整理的《阿詩瑪》彝漢文對照本。《阿詩瑪》不僅在國內有很大的影響,而且先后被譯成英、日、德、俄等文字,介紹到國外,在國外也有較大的影響。

  《阿詩瑪》主要敘述―了,住在阿著庫山上的窮人格爾依呢家生了一個女兒叫“阿詩瑪”。她很小就幫助媽媽繞線、織布、做飯、挖野菜等。12歲就“走路和水桶做伴,站著和鍋莊石做伴”。無論割草、放羊、繡花樣樣都能干。她還能歌善舞,彈的口弦會說話。無人不喜歡這美麗、勤勞、聰明的阿詩瑪姑娘。

  住在山下的財主熱布巴拉家有個兒子叫阿支看上了阿詩瑪。請媒人逼著阿詩瑪嫁給阿支。阿詩瑪嚴詞拒絕說:“你家金子堆成山,我也不稀罕。”“清水不能和渾水在―起”,“綿羊不愿和豺狼作伴”,財主搶走了阿詩瑪,把她關在土牢里,日夜逼婚。

  阿詩瑪的哥哥阿黑在高山放牧,得知這個消息后,立刻背起弓和箭,跳上黃駿馬,來到財主熱布巴拉家救妹妹阿詩瑪。通過與財主父子的三次比智,三次比武,阿黑終于戰勝了財主父子,財主父子不得不放阿詩瑪。但財主父子并不甘心,在暗地里勾結巖神,在阿詩瑪兄妹回家的路上,放開洪水。不幸的阿詩瑪,雖然逃脫了逼婚的災難,但還是被洪水淹沒了。

  詩中通過阿詩瑪和阿黑勇敢的反抗惡霸財主熱布巴拉家的專橫、殘暴和婚姻掠奪的故事,從而表現了彝族勞動人民勇敢、堅強的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同時還可以看出當時社會惡勢力給人民帶來的巨大災難,給人民造成了歷史的悲劇。
XHD彝族人網


XHD彝族人網


破竹竹纖多,
纖多工序繁,
故事多如纖,
說來費時光。
彝家瓜兒大,
漢家也種它,
瓜種菜園里,
瓜藤長又長,
瓜兒順藤結,
古理順代傳。
彝家眾子孫,
不向老人學,
怎知古彝理,
今天是小孩,
將來變老人,
今天生故事,
將來成故事。
苦蕎無棱角,
甜蕎棱三角。
來到角江山,
上山把歌唱。
各們兄弟呵,
各位朗舅呵,
咱們來商量,
唱哪支歌呀?
歌當怎樣唱?
唱歌有唱法,
相互何須瞞,
站在曬場中,
當眾來歌唱,
大家相互學,
代代往下傳。
會穿著的人,
打扮真好看,
會用嗓的人,
歌聲真動聽。
會唱歌的人,
唱得象瘋子。
會聽歌的人,
聽得象呆子。
埂邊板栗殼,
不知好調子,
埂上李子花,
不識好歌手,
老樹沒生好,
長在山丫口,
我呀不喝酒,
坐在酒席首,
我呀不會唱,
坐在歌壇上。
阿哲人*唱歌,
(*注:彝族人的一個支系)
不知真不真,
口吹麥桿哨,
管它對不對,
今日我開口,
信口唱一段,
充數唱著玩。
大雁飛呵飛,
大雁不長尾,
伸腳當尾巴*。
(*注:“大雁不長尾,伸腳當尾巴” 是歌手喻自己不會唱歌而又充當歌 手的自謙之詞。)
  彝家阿著地*,
(*地名,據查,指今天的云南曲靖一帶。)
阿著地上方,
有地沒人住,
格路日明家*,
(*注:格路日明,人名,阿詩瑪的父親。)
居住在這里,
這里花常開,
蜂落花朵上,
家里生育啦!
彝家阿著地,
阿著地下方,
有地沒人住,
熱布巴拉*家,
(*注:熱布巴拉,人名,彝族貴族。)
居住在這里。
熱布巴拉家,
蜂落花朵上,
家里生育啦!
生下個兒子,
名字叫阿支,
阿支象猴子,
猴子象阿支。
格路日明瑪*,
(*注:格路日明瑪,人名,格路日明的妻子。瑪,表示女性。)
生下一女兒,
女兒生下地,
睜眼望阿媽,
阿媽喜一場。
女兒滿一月,
哭聲似彈琴,
笑聲似蜂唱。
女兒須取名,
到了取名時。
取名這天呵!
親朋滿堂屋,
全家待客忙,
九十九盆面,
九十九甑飯,
九十九席客。
酒壇擱堂前,
就象大石林。
壇上插竹管,
竹管相交錯,
野豬牙一般。
取名這天呵!
獻祖先的飯,
堆得象尖山,
貢祖先的肉,
大得象牛身,
祭祖先的酒,
酒碗大似羊。
香火煙裊裊,
香灰似雪山。
“父老鄉親們!
我囡取啥名,
快些來取吧!”
“你囡似金貴,
就叫阿詩瑪。”
美麗阿詩瑪,
 

生下滿三月,
笑顏似花開,
媽給囡梳頭,
烏發似蔭影,
阿媽喜兩場。
女兒滿七月,
會坐頭偏斜。
女兒滿八月,
爬行似耙地,
阿媽喜三場。
女兒滿一歲,
一歲會走路,
走似麻團滾,
阿媽喜四場。
女兒滿三歲,
走親又串戚,
坐在門坎上,
幫媽繞線團。
阿媽喜五場。
女兒滿五歲,
背上背菜籃,
上山找野菜,
阿媽喜六場。
女兒滿七歲,
七歲會績麻,
績麻賽阿媽,
阿媽喜七場。
女兒滿九歲,
走路誰做伴?
做飯去挑水,
水桶來做伴。
在家誰做伴?
做飯站灶邊,
灶臺來做伴。
美麗阿詩瑪,
做飯賽阿媽,
阿媽喜八場。
女兒滿十二,
為父補衣裳,
補褲又縫衣,
為父遮風寒,
阿爸喜一場。
狗雖站門外,
名聲難外傳。
駿馬關廄中,
名聲傳千里,
美麗阿詩瑪,
雖然在家中,
美名傳四方。
美麗的阿詩瑪,
美名傳四方,
熱布巴拉帕,
他也聽到啦,
回到家里講,
阿支搭了腔:
“阿爸聽人傳,
兒卻親看見。”
熱布巴拉帕,
趕忙問兒子:
“姑娘怎么樣,
長得咯漂亮?”
“美麗的阿詩瑪,
包頭紅光閃,
兩邊垂耳環,
臉龐如明月,XHD彝族人網

  身段如金竹,
左手戴戒指,
右手戴銀鐲,
身披羔羊皮,
腰系飄須帶,
飄須似胡須,
一縷又一縷,
縷縷飄身后。
腳如蘿卜白,
穿著繡花鞋,
蘭衣青褲子,
一身美無比。
從頭看到腳,
沒有不好處,
沒有不美處,
我呀喜歡她!
我呀想要她!
我呀想娶她!”
熱布巴拉家,
門前站狗馬。
熱布巴拉帕,
洗臉蹲門前,
瞧見一畢摩*,
(*注:畢摩,彝族祭師。)
趕忙問畢摩:
“我家獨兒子,
想把媳婦說,
你快說給我,
媒人在哪里。”
畢摩說一句:
“依我來看呵,
格底海熱帕*,
(*注:格底,地名,海熱帕,人名。)
做媒須請他。”
巴拉喊一聲:
“阿支我獨兒,
把馬牽出來,
上馬去格底,
去請海熱帕。”
阿支到格底,
來到海熱家,
說得口水干,
講得肚子餓,
才請來海熱。
格底海熱帕,
來到巴拉家。
“熱布巴拉帕,
你有什么事?
想說什么話?”
熱布巴拉帕,
回答海熱話:
“阿著地上頭,
格路日明家,
有個好姑娘,
名叫阿詩瑪,
阿支我獨兒,
一心想娶她,
媒事要煩你,
你去說一說。”
“磨嘴我不會,
另去找人吧!”
“你嘴賽八哥,
舌頭沒有骨。
嘴皮能生花,

 XHD彝族人網

編輯: 措扎慕 發布: beley工作室 標簽: 阿詩 瑪長篇 敘事詩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博远网址